校园快讯
 
 
那些花儿的精彩——2014级京剧表演班毕业公演总结
发布时间:2020-01-21      来源:上海市戏曲学校      作者:

  

       上海戏校2014级京剧表演班毕业公演于1月6日-9日在周信芳戏剧空间上演,1月14日,为更好的总结演出及教学经验,戏校组织召开了毕业公演总结座谈会。戏校校长钱平安,副校长刘爱香、唐禾香、陈俊杰出席会议,会议由唐禾香副校长主持。会议请来了马博敏、王梦云、孙重亮、王立军、顾兆璋、王涌石、沈鸿鑫、范宜兴、王建华、夏杨等领导和专家,为学生的此次演出作总结和点评。感谢领导和专家们对学生的关爱和指点,点评极为专业细致,孩子们的身边有这样一群贤人巨擘在帮扶成长,的确是戏校的荣幸。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     毕业公演是学生出科,总结座谈又群贤毕至,一时少长咸集,竟成戏校近日来难得的盛况。这其中有艰辛,有汗水,有感慨,有期许,林林总总殊难该尽,故此寄托名篇之题,略叙个中真意。  

  

  

真纯不二,唯此春心

  

       春,是不二真心和万千气象。若说春也有心,那知守时节,克期必至的,便是春心。桃花马上少年时,少男少女们又来到毕业出科的好时节,戏校如约栽出一畦新苗,按例捧出一台好戏。戏校的花骨朵们,六年一吐蕊,岁岁都开在这青春年纪。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     那排扫重寒,呵霜化雪的,便是春心。哪样艰难能敌得过青春年少?演出之前种种状况环伺左右,感冒闹嗓、积劳伤病、未蒙看好,种种障缘都牵扯不住颗颗真心,试问当琴鼓之声响起时,哪个好儿郎的心中不会升腾出一股融冰化雪的暖流?

  

  

       那无远弗届,赤诚尽吐的,便是春心。《雁荡山》代表了京剧武戏的最高水准,如果没有对戏曲艺术的一片赤诚之心,谁敢挑战这舞台上公认最难的武戏经典并顺利拿下?戏校利用暑假首、尾各十天排练,成功上演了戏曲武戏的巅峰之作《雁荡山》,现场效果极佳,也引出各方专家的热情点评。

  

  

       那欣欣向荣,气象万千的,便是春心。此次演出文戏武戏戏码均衡,42名学生几乎都有参演。演出还常常持续到深夜,但不论是台前还是幕后、演员还是观众,都能感受到满满的热情。戏校师生们的辛苦汗水没有白流,他们既没耽误了春时,也未辜负了春心。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江 

入流江海,法古开今

  

       江,既接引前水,又浚开新流。接入传统,续写传统,做汇入正道的江流,是学生出科之后的要紧事。此处的入流,其实是一个很高的要求。不入流者,或仅在江边取水,灌瓢饮于土塘,或不惮引江入池,困接天波涛于一围。换言之,未法昨日之古而开今日之先,则落于“假”,泥于以作之古而不开明日之先,即落于“僵”,两者均不入流。滟滟随波千万里,只有汇入江流,方有千里之行,方能立沧海之志。此次演出的十九出传统戏,都有本可据,有根可循,戏校的小传统上接戏曲的大传统,展现规范清正的戏曲正流。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     大江东去浪千叠,这里凝结了多少代人的心和血。专家以《雁荡山》为例,从剧目初创时并没有转身扑虎、踹腿倒扎虎等高难项目的源流说起,一直讲到此次演出的好处,比如三翻三层楼,以及“云里翻”的翻头到了桌子上面20-30公分,这都是以前难得一见的景象。 

 

 

  

  

       专家们认为,戏校的孩子们既然打下了好的基础,那么在下一步继往开来的心法上,还可以更上层楼,既要溯流,又要预流。溯流,先要明白源头在哪里,预流,还要思考将去向哪里。 

       自由随意而没有规范,难以入流。因为规范是戏曲演员的护体清规,能护持你融入真正的艺术江流。专家认为,在表演中需要警惕自由化的倾向,传统戏中不宜有现代戏的演法,在严格的规范面前,胆子可以小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另一方面,如果只耕自家的一亩三分地,而不开眼看世界,也不能入流。只有顺应今日之形势,才能开未来之源头。专家举例,杂技表演中的技巧性,戏曲可以借鉴,而作为戏曲一绝的“把子功”,其姿态之美则是杂技所没有,因此只要坚持戏曲既真又美的追求,就能取他山之石为我所用,从而做到跟时代搭脉,继往而开来。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花 

 馥蕊初宣,芳林缀锦

  

       花,是伸展到极致之处的表现力。此次演出,孩子们用足了功夫展现六年所学,其中冒出不止一个的拔尖好苗子,让人不吝赞美之词。专家们从孩子们身上看到了戏校鼎盛时代的风采,暗喜风光似昔年,让我们对未来也有了更多的期许。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     当然,花有妍媸,艺有良莠,若眼中之花尽善尽美,也就失去了艺术品鉴的必要。盛放的花朵,纤毫毕露,其中有对未来果实之美的表征,也有预测和调节后续培养的线索。有些花,开时不盛,果却结的好,有些花开时浓艳,却未必结出好果。对此现象专家颇具慧眼,认为不要把偶然成绩当做长久成绩,学校应将学生的潜力充分挖掘出来,作出全面深入的评价。

  

  

       专家们还提出几点中肯意见,一是花还缺色,行当略显不齐,铜锤花脸、唱功老生的行当需要加强,紧缺的人才需加紧培养。二是独花不美,需驻繁枝。戏曲不是一个人的舞台,若只忙于自己的表现,则场面散乱无气韵,尤其是群场戏,要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紧凑配合与衔接。  

  

  

  

素月分辉,明河共影

  

       素月,象征艺术的本元。你看那明月清辉,映照众水,每一片水上都分有一面月影,这影儿便是一出经典。戏曲艺术之本元是隐匿不见、没有定形的直觉感受,经典却是看得见、摸得着的完成后的艺术形象。经由经典而探入本元,是艺术学习的升殿阶梯。如专家所说,学生学戏先要规范,把心地打扫干净,老老实实的接纳传下来的法式,不断接近于经典形象和艺术本元,但切不可自由发挥,更不可为外界所扰。“江清月近人”,如果身上不清正规范,艺术之道也不会来近人。

  

  

       学生的首务在于“写照”,更高的则是“传神”。演出中孩子们的表演值得称道,但有些还略显稚嫩,将身体借作画笔,抬笔画那月影的外形,美则美矣,像也像得,但终比不过澄心如水,将明月之体映在心中,随光而流转,才有灵动之气。专家的指点很有启发性,前面的学习是基础,后面的提升是靠悟性,只有将外在的规范悟成自家的本性,才能演出节奏、分寸和韵味,只有做到“非由外铄我也,我固有之也”,方能将素月映入心中,得艺术之本体。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
良夜易阑,真情难尽

       夜,是舍我其谁的舞台,是表现与欣赏之间的蜜月。连演4场,加上4场彩排,以及无数的传教与练习,都只为这心无旁骛的良夜。夜,隐去所有的杂念和干扰,将岁月的精华都浓缩于此地,造出一个全然交付于你的舞台,在这里,你可以尽情享受她所赋予的权力。此时此刻,你就是舞台上的王,能号令所有的目光和灯影,缔造所有的壮志与柔情,那还有什么理由,让人不去拒绝平庸?戏校的孩子们抓住了此夜的精彩,这并非出乎所有的意料,因为你怎知在这舞台之上,那顶上翎子不会化做接天的触角,那肩上靠旗不会变作冲天的羽翅,那七星额子不会射出五彩的光芒?在这复魅而令人迷醉的夜晚,只要托付一腔真情,一切皆有可能。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  春 江 花 月 夜   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张若虚   哎呀姐姐!那春情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曹  娥   撩人欲醉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张若虚   那江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曹  娥   流光浮银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张若虚   那花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曹  娥   烂若披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张若虚   那月轮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曹  娥   皎洁澄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张若虚   那夜色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曹  娥   旷心怡神

  

       愿戏曲艺术在上海戏校的一脉传承,如那春江花月夜,年年望相似,代代无穷已,也希望用青春绽放光彩的那些花儿,永远开在氍毹毯上的每一处角落,我们定会在下一个令人迷醉的夜晚相见!

  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文:王   瑞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图:简    建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微信号 : 上海戏校    扫码关注我们